[聖經季刊]

聖經的傳遞三:
印刷術發明之前新舊約的翻譯與抄傳

                                                                                                                 彭國瑋 

當教會逐漸成長之後,希臘文的新約與希臘文的舊約(也就是《七十士譯本》)逐漸合併成為基督教的經典。再來我們就要談談《新舊約聖經》合在一起,如何在歷史中傳遞。

在基督教會聖經抄傳的歷史當中,一個與猶太人抄傳聖經的過程很不相同的特點,就是大量的翻譯產生,並同時不斷地在各地抄寫流傳。事實上,如果我們說聖經的傳遞史,就是聖經的翻譯史,是並不為過的。這個大量翻譯的現象告訴我們,初代的教會是宣教的教會:要向不同的民族宣教,就需有不同民族語言的聖經翻譯產生。根據這些不同語言抄本的日期,我們同時就可以瞭解福音如何在當時的世界擴展。

宣教往北部的發展


從抄本的證據來看,我們有主後三百年左右的《敘利亞文譯本》殘片,因此可知在當時基督教已經傳入緊鄰在巴勒斯坦北方的敘利亞。又根據歷史,我們知道大約在主後350-439年之間,聖經翻譯成亞美尼亞文(Armenian),而大約主後450年,也有了喬治亞文(Georgian)的聖經譯本,亞美尼亞與喬治亞是在黑海與堮之間高加索山區,比敘利亞更北邊,故從這些聖經的譯本,我們可以看到宣教工作往北方的進展。


宣教往南部的發展


至於往南方的宣教工作,根據歷史的記載得知,早在主後270年左右,就有了科普替文(Coptic)的譯本。科普替文是在埃及使用的一種文字,到今天在埃及仍然有非常龐大的科普替教會,這個教會可以回溯到主後三世紀左右(或者更早)宣教士在此建立的事工。另外,到了主後五世紀之間,已經可以確定有衣索匹亞文(Ethiopic)的譯本,因此可知,基督教在這個時候已經深入埃及以南,到今天非洲蘇丹以南的衣索匹亞;而今天在衣索匹亞的教會,同樣也可以回溯到這個時期的宣教運動。

這些向巴勒斯坦北邊與南邊的宣教活動,主要是透過東方教會(希臘教會)完成的,事實上初代教會的發軔,也是在後來東方教會的範圍(北非、巴勒斯坦、小亞細亞等地)之內。因此初代教會的擴展,除了向巴勒斯坦的北方與南方擴展之外,同樣也朝向帝國的西邊傳布。那麼向羅馬帝國西邊宣教的情形如何呢?


宣教往西的發展


我們知道,羅馬帝國真正官方的語言是拉丁文,但是由於希臘文化的影響,在商業上與社會的基層,多半使用的語言是希臘文。如果以地理來看,帝國的東部是希臘文的世界,帝國的西部則是拉丁文的世界。基督教從帝國的東部開始,同時是從社會的基層開始,所以《新約聖經》一開始是用希臘文,而且是通俗的希臘文,同時初代教會所使用的舊約也是希臘文的《七十士譯本》;但是當基督教逐漸向西方傳佈的時候,將聖經翻譯成拉丁文便是一件必然的事情。

拉丁文的譯本(古拉丁譯本)早在二世紀結束之前(大約主後195年)便已經在北非出現,但是真正影響後世最大的拉丁文譯本一直要到四世紀末業、五世紀初才真正出現。鑑於古拉丁譯本的舊約是根據希臘文的《七十士譯本》翻譯成的,加上古拉丁譯本的版本分歧,令人莫衷一是;拉丁教父耶柔米(Jerome)從主後390年左右開始拉丁譯本的修訂工作,這個修訂工作最重要的一個特點,便是根據希伯來原文進行舊約的翻譯。

耶柔米的翻譯在主後404年左右完成,歷時十餘年,這個譯本便是我們今天所稱的《拉丁武加大譯本》(Latin Vulgate),這部聖經也成為後來中世紀教會生活與學術上最主要的聖經。這個拉丁版本的廣泛使用,也帶來了希臘文新約與希伯來文舊約在西方教會(拉丁教會)的式微,直等到改教運動之前,文藝復興開始之後,西方教會對於這些原文聖經的重視才又重新開始。

向西的傳佈,除了拉丁文的譯本之外,四世紀另一個重要的翻譯就是歌德文的譯本,此譯本的產生更將福音帶到羅馬帝國的境界的西北方。


宣教往東的發展


從《拉丁武加大譯本》完成之後,在東方希臘語的世界,不同語言的聖經翻譯工作仍然持續了一段不短的時間。除了前面提及向北與向南的傳佈之外,在六世紀,向東方的世界,初代的宣教士根據科普替文與敘利亞文的譯本,也將聖經翻譯成了阿拉伯文,甚至到了九世紀,東方教會還繼續向北方宣教,並帶來了斯拉夫文譯本的產生。

反觀拉丁的世界,除了與《拉丁武加大譯本》同時代歌德文的譯本之外,聖經翻譯的工作便停頓了下來,聖經傳遞的工作只剩下修道院當中持續的抄傳,此外並沒有重大的聖經譯本產生。這樣持續了將近數百年,一直到主後十二、十三世紀左右,我們才又看到在拉丁世界當中,有各地方言譯本的翻譯工作。根據現有的史料與抄本資料,我們知道在十四世紀結束之前,已經有英文、法文、德文、義大利文、以及西班牙文的方言譯本完成,不過這些方言譯本並沒有廣為流傳,甚至在大多數地區被當時的天主教當局所禁用。

這些早期聖經譯本的翻譯工作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提醒,也是今天教會需要再次注意的,就是「聖經翻譯與宣教事工的關係非常密切」。因此,我們需要留意,整個聯合聖經公會是個宣教單位,美國、香港、台灣等各地的聖經公會也是宣教的單位。各地聖經公會從發行聖經所獲得的經費,是為了投入在更多的聖經翻譯事工之上,以致於我們可以讓每個地方、每個時代都可以有人人讀得懂的聖經;因此當您從聖經公會購買聖經,或者是為聖經公會奉獻的時候,請了解這是宣教的工作的參與!


﹝本文作者為英國雪菲爾大學哲學博士(聖經研究),現任聯合聖經公會亞太區聖經翻譯顧問。﹞


[聖經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