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核家園」與我


王榮德


上帝的話使我們每日的生活有正確的方向和指引,它可使我們心靈每日更新甦醒。哥林多後書4章7-10節:「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堙A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塈@難,卻不致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致死亡。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12章9節「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因為我的恩典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這些話給我很大的幫助。每天我們都需要讀、背誦、活在上帝的話裡面。其實人生有許多的學習和挫折,如果有上帝的話語就能履險如夷,這是我過去的幾十年成長的一些經驗。

我舉兩個例子,其中一個例子是有關推動非核家園的努力。從前的國民黨政府為了蓋核能電廠,說了許多謊話欺騙人民,我會得知此事是因為在1991年和2000年兩次的「核四環境影響評估」中,我曾是受邀請的評估委員之一。

1991年那次的「核四環境影響評估」開了四次會,每一次開會之後我心裡都很難過。第一次討論的是「通過環境影響評估的程序」。其中包括「替代方案的可能性」,及「討論過後需由委員們投票決定」,「結論要將正反意見並列呈現」等等。在第二次開會的時候,有些委員關心核能以外的替代方案。但是當時身為會議主席的原子能委員會(簡稱原能會)秘書長不准委員談論此議題。他認為替代方案是屬於另外的「可行性評估」會議之議題,我們的「環境影響評估」會議不需要、也不能談。但這與第一次開始通過程序不符合。又譬如說:像核能先進國美國、蘇聯都曾發生爐心熔毀,台灣如果發生爐心熔毀要如何緊急應變?台電提供的資料對此隻字不提,有委員表示關切,他說這些都不必寫,因為絕不會發生。

本來原能會認為所邀請的委員只有少數會反對興建核四電廠,所以投票的時候一定會通過。開了四次會議之後,他們發現沒把握,於是就宣布散會,以後也不再召開。過一陣子,我在媒體上看到原能會公布核四電廠已通過環境影響評估;經瞭解,原來原能會另外聘請一批他們認定的所謂專家撰寫評估報告的結論。

這件事我在立委舉辦的公聽會上予以披露時,台電的代表在電視機鏡頭前當場撕毀我們所提供的文件。全國的觀眾卻都不知道事實真相,也不瞭解幕後的一切。還有一次電視記者說要採訪有關我對核四環境影響評估的意見,我講話的樣子電視幫我拍出來,但是播放的內容卻是與我意見相反的話,自從那一次之後我就不看電視了。所以我們觀看所有的媒體都要很小心,因為有許多媒體是很歪曲的。

像這樣虛假的事情很多。我又發現如果很仔細地去探討,幾乎每一個蓋核四的理由和好處都是虛假的。由於最新的研究發現,一般所認為的低劑量游離性輻射,如果長期暴露對健康也有危害。因此,若要要維護所有接觸輻射原料或廢料的工人的健康,必須用比較高的成本來加以處理,相較於其他能源,核電應該沒有比較便宜。

本來我只是一個關心工人健康的職業病醫師,心裡面想,核能電廠的主事者都是優秀的核工人才,他們應該會十分小心地處理核電事宜,即使核電成本比較貴,台灣人花了錢也就算了。後來發現,如果蓋核四電廠需要講這麼多謊話,萬一在安全維護上有任何疏失,台灣地小人稠,後果可是不堪設想,所以我才挺身而出。

這些年當中我寫了很多文章,特別在2000年12月在月旦法學雜誌所刋的「核能風險與替代方案」 有詳盡的解說,為了要蓋核四電廠,從前政府所講都是假的,包括溫室氣體的事情。當然我不隨便講這樣的話,我是用我真名、真姓來寫,因為有主耶穌作後盾。其實,每一座核能電廠的平均使用壽命只有三十到四十年,所留下來的高輻射廢料需要後代的子孫處理數十萬年,該用地可以說幾乎永久廢棄。現代人短暫享受卻要後代子孫長久承擔,實在不合基督徒的做人倫理。

另外一個例子是有一次為了職業病專科醫師的事情,勞保局召開會議。有一位年紀較大但卻非正規醫學系畢業的醫生,是退伍的軍醫,成立了一個職業病醫學會。他主張經過短期訓練即可核發專科醫師的證照。由於職業病診斷牽涉雇主勞工權益至鉅,有可能還得上法院,我覺得非有正規訓練不可,不可輕易放行。

為此他在會議中罵了我30分鐘,我一直禱告,求上帝幫助我坐在那裡,如果我能撐得下去,一些不好的、不應該的事可能就不會輕易通過。當時我真的是很軟弱,很想站起來走出去就不管他了。但是如果那個時候我繼續軟弱,那就沒有辦法阻止不正當、不好的事。

上帝的話真的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詩篇119篇105節)。所以我也求上帝幫助我,在許多開會的時候能夠站在主的真道上,來協助我說應當說的話,作正確的決策。 

作者有關「非核家園」的其他文章,請參看以下網址:http://isa.fhl.net

【本文作者現為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兼院長,台大醫院內科主治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