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以弗所


趙家瑋

在今年三月22日以前,「以弗所」對我的意義,僅止於使徒行傳堣@個跟保羅有關的地名,或是啟示錄中七個教會之一(印象還不是太好,因為主耶穌責備過它)。我對以弗所從未抱持什麼期待與幻想,然而因緣際會走訪土耳其,使我竟也腳踏了這個使徒保羅與約翰曾經停留的古城。

以弗所城自1869年開挖至今頗有成就,又經重建、整理的相當好,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管保護地之一。它位於今日土耳其的西南方,靠近愛琴海。自古以來靠海的地方總是具有戰略位置,因此主前十一世紀第一批希臘人上岸前,以弗所已經有人居住。至於「以弗所」這個名字的由來,導遊是說當一群亞馬遜女戰士攻下這個地方後,就以其首領之名來稱呼這個地方。學者們不盡同意,也有人說這個名字與神明有關。無論如何,名字的爭議只凸顯出一項事實:這個城的確大有歷史。

講到歷史,這個地方的確是層層歷史交疊起來的。主前546年波斯人統治之前,以弗所屬於里底亞(Lydia)人;主前334年被亞歷山大大帝納入版圖。現今挖掘出的以弗所城樣貌,是主前289年亞歷山大大帝的將軍黎西馬克斯(Lysimachus)的傑作。

以弗所不是今日才擠滿遊客。主前七世紀世界七大奇景之一的亞底米神廟,為以弗所吸引了許多前來朝拜的遊客,商業因此茂盛。亞底米女神胸前有許多圓形墜物,象徵生殖,她原本是安那托利亞的本土女神,希臘人來了之後賦名為亞底米(Artemis)。考古顯示這個神廟長115公尺,寬55公尺,據記載其中有127根圓形巨柱,高19公尺。

然而我們卻沒瞥見這個讓以弗所聞名世界的神廟。原因很簡單,在歷史歲月中,此地因地震的損壞與戰爭的毀滅,那堨u剩下一根立起的柱子,和散落各處的石塊。考古出土的器物有一部份被英國人帶回去,剩下的放在以弗所博物館堙C不過,這一切仍無減於我們第一眼看見以弗所古城時,情不自禁地驚嘆。

這座城建於兩山之間的低谷,面向大海。我們從地勢較高的入口進入,走上最熱鬧、大理石塊鋪成的克里特斯大街(Curetes Street)。順著地勢往下看,兩旁散立的希臘羅馬式飾柱、大理石材堆砌成的拱門入口、浮雕碎塊與缺陷雕像以及遠處宏偉矗立的塞爾瑟斯圖書館(Library of Celsus)門面,保羅實在進了一個富裕之城。

住在這城堛漱H,縱然沒有夜店,也絕不無聊。可容納24000座席的表演廳可以舉辦演講會、音樂會,供政府官員開會;既然以商業著稱就一定有佔地廣大的市集廣場;古羅馬人好享受舉世皆知,豪華大浴池堣w經有蒸汽室的設備。最稀奇的是排排坐的公廁,想當然爾那時家堥S有抽水馬桶,去公廁應是一大享受(有流動清水沖走排泄物,所以不必擔心氣味的問題),還兼跟旁人串門子。

克里特斯大街兩旁還有上層階級的住戶、地板鑲嵌馬賽克裝飾的精品店、獻給羅馬皇帝哈德良的神廟、特拉前噴泉,想像一下當時人潮在這堨肮”城坁獐鷎x景象,恐怕也不會輸給今日的台北市。

讓遊客殺了不少底片的,是大街盡頭的塞爾瑟斯圖書館的一片門面。主後二世紀一位羅馬官員為了紀念父親塞爾瑟斯,就在亡父的墳墓上蓋了這座圖書館,大門旁原本嵌立四個雕像,基座上各以希臘文刻著:智慧、知識、命運和德行。要知道當時書本得來不易(不是蒲草紙就是羊皮卷),所以我猜擁有知識的感覺大概跟擁有權力或財富一樣美好。

圖書館旁邊有一個像是矮門的建築,導遊說那是通往附近一家妓院的秘密通道,還壞壞地笑說,想像一下有些男人跟太太說要來圖書館,結果卻進了這個密道 …。

人類殫精竭慮、能放在一城堛滌隊j建築,我們都看的差不多了,還不忘趁空把一堆堆的遺跡照相起來。此時太陽已經西斜,然而我仍在迫切期待,頻頻詢問保羅差點出事的大劇院在哪裡。

走回圖書館前順勢轉彎的大路,一眼就能瞧見這宏偉的建築。半圓形的大劇院依山而建,主前第三世紀開始動工,陸陸續續一直建到主後第二世紀,可容納二萬五千人,書上說以弗所闔城的人每年都在這裡舉行市民大會。古代沒有麥克風、擴音器這種東西,然而當導遊站在地面舞台上講話時,任何一個座位都聽的很清楚。

劇院正前方三路交會,其中一條通向當時的港口,我想像當年人潮從這些路上擁擠過來,叫嚷喧天,連不明所以的人也跟著激動揮拳;底米丟帶頭煽動暴亂,跟保羅在一起的該猶和亞里達古已經被暴民挾持進入劇院,保羅本想跟著進去,但被門徒勸阻下來,他心急如焚。眼看這場暴動一發不可收拾,幸好城裡的書記官一番智言,暫時平緩了這場暴亂,否則不出人命,也要遭致羅馬當局嚴格的審查。

太陽以極快的速度往地平線滑落,整個大劇院只剩德國團員和我們。他們在觀眾席上坐好,一位年長者在舞台上開始朗誦,其間有幾次眾團員把手舉起,齊聲喊出同一句話。畢竟這裡是劇院,到此作個表演並不為過。待他們朗誦完畢,我們還給予熱烈掌聲。後來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高聲朗誦的是使徒行傳第19章,保羅遭遇暴動那一幕。

剩下不多的時間,我們一行人依照先前的計畫,要在這裡做一件事 — 唱詩歌。由於團員大部分是五十歲以上慣用台語的長者,所以我們選了一首台語頌讚詩「咱著來吟詩」,作為拜訪以弗所的句點。

咱著來吟詩 吟詩讚美耶和華
著出大歡喜的聲
讚美拯救咱的石磐
咱一起到主的面前
感謝恩典
感謝恩典 讚美


天色微暗,導遊催促趕快上車,我匆匆跑到對面地勢較高的地方,想把劇院全景照下來。晚風寒涼,碩大的遺跡矗立在那,頗有蒼涼的味道;正前方通往海港的大道荒煙漫草,石塊堆疊,由於港口淤積,早在鄂圖曼帝國時期這個城就被廢棄了。

我回頭再望向山間的以弗所,古城的光榮已逝,萬人俯伏的亞底米女神不知何在,但與保羅同信一主的遊人,還會在此緬懷聖徒典範,繼續歌唱基督永存的榮耀。 

【本文作者為前聖經公會總幹事秘書,現任聖經研讀本編輯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