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本聖經典藏計畫

徐淑貞 

在聖經公會的某個牆壁後面,有個隱藏的書櫃。堶惟騆m著許多寶貴的書 – 都是聖經,不怕人家偷,當然也不用上鎖。拋開看不懂的奇文異字不說,單是認得的中文聖經就有好幾種。

舉例來說,除了我們常用的《和合本》外,一般信徒大概很少見過更早的《文理聖經》,即使見過,倘若再問,所見到的是「和合本文理譯本」,「楊格非文理譯本」,還是施約瑟主教的《淺文理串珠》呢?我想,很多人都會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更不需提書名很古董的《新/舊遺昭書》。

大家都認為馬禮遜是第一個翻譯中文聖經的人,但很少人知道,其實馬禮遜從倫敦啟程到中國之前,曾經特地到倫敦博物館找到了一本早期天主教士巴設所寫的中文馬太福音書。他還找了個中國人在花了一些時間把這本書一字一字地謄寫過來,而這份謄寫本後來隨著馬禮遜飄洋過海到了中國。相信在他翻譯中文聖經之時,謄寫本提供了不少參考資料。這本書我們目前叫它馬禮遜所依據的《巴設謄本》。翻翻堶情A還看得到傳教士以英文在字裡行間註記的痕跡。

聖經翻譯事工一直是聖經公會的堅持。生活在漫長歷史中的一小段子,現代人也許很難體會聖經翻譯事工如何在文化保留工作上,能佔有一席之地。在書櫃裡,就有這麼一本《新港語聖經》,是早期荷蘭宣教士以台灣新港(現今台南一帶的新埔族社)的語文以有系統的羅馬拼音所寫成的馬太福音,由於該書是以新港語對照荷蘭語,呈現給當年的荷蘭女王,所以現代人可以藉著荷蘭語依稀循出新港語的表達方式,使這個早已失落的語言重生。

說到羅馬拼音,如果你以為只有台語或其他地方母語才會用羅馬拼音呈現文字記錄,那就錯了,在書櫃裡有本聖經就是以羅馬拼音記錄的華語聖經,讀起來還真有趣呢!聽說這是中國大陸早期曾經推動以羅馬拼音代替中文,而產生的出版品。談到中國大陸,在文革時期,聖經是本不准出版的禁書。故此,在當時的情境下,為了想擁有一本聖經,信徒模仿著聖經的排版方式,一字一樣刻寫在紙本上,看了上面工整的字跡,可想見其恭謹的態度。這是生活在開放社會的現代人所無法想像的。

「好的聲音,值得您收藏 …,」這句話聽了讓人有想把喜歡的CD全部買下來的衝動。然而珍貴的聖經呢?想要全部買下來,不但需要足夠的資金(絕版品有時動輒上萬美金),要有機會(收藏家是不會讓絕版品隨意流出市場的);收藏了之後,還需要有足夠的空間和設備來收藏(保存紙本需要溫度和濕度的控制);必須要同時具備這三樣條件,方可成事。相對如韓國,日本等聖經公會透過信徒的奉獻可擁有自己的圖書館可收藏,這樣基本的條件,對台灣聖經公會來說,卻還遙不可及。

面對著發黃的紙本,看著有些頁面破舊不堪,也佈滿著曾被蠹蟲蝕咬的坑洞;甚至翻頁時一不小心,紙碎片就會從頁面掉落下來。心中不禁焦急,這麼脆弱的書本還可以維持到下一代嗎?我們目前可以先做甚麼來挽留這些書的狀況嗎?

很奇妙的,信望愛網站的朋友們聽說了聖經公會的這些收藏,心中有個感動要將這些珍貴的聖經一一拍照,拜科技發展所賜,可以將照片以電子檔將每一頁儲存,放在網路上供各方閱覽研究,甚至做不同的應用。他們以願意做的心,回應聖經公會的需要。

在一個有太陽的上午,我們打開了書櫃,開始將各個珍本再一次取出,小心翼翼地擺在鋪著毛巾的桌上,讓攝影師的快門捕捉它們每一頁的經歷與滄桑。盼望在不久的將來,能藉著所拍攝的圖檔,讓這些已經在上一世紀幫助了無數基督徒的聖經,再次以它獨特的語言,對我們說出上帝的話語。

編註:聖經公會很歡迎各界為我們日後的「聖經圖書室建立基金」奉獻與代禱支持。有關珍本聖經更仔細的報導,我們將配合所拍攝的照片陸續刊登,敬請期待。